法甲

系统仙路第两百二十五章逃过一劫

2020-01-24 04:22: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系统仙路 第两百二十五章 逃过一劫

骤闻白娇娇的死讯,苏任脑中一下子划过数个念头。

是以前的仇人敌,来找他苏任复仇?

还是上次擎天城那边,不满利益分配,用白娇娇的死来给他苏任一个警告?

又或者,白娇娇的身份没有这么简单!是她自己的问题?

无论是哪个缘由,白娇娇的死,都让苏任心中怒火高炽!

无论白娇娇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现在,她都是他苏任的女人。这样杀害他的女人,岂不是完全没有把他苏任放在眼里!

更何况,白娇娇也陪了苏任一年多功夫,苏任也对她有几分感情!她既然已经是他的女人,又岂容他们欺杀?!

脑中数个念头一晃而过,苏任几乎是瞬间怒意蓬勃,身上更是爆发出合体后期修士的强大威压!

“说!”苏任眼中尽是怒火:“你说!到底是谁!是谁做了这件事!”

被苏任的威压一震,来报信的男修顿时口涌鲜血:“启……启禀殿主。听五夫人院子里的人回报,是五夫人支开了院子里的看护,私自出去了!等他们回来,发现五夫人不在房内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是被人劫持?还是自己出去的?”

“众位看护已经查看过,房内并没有奇怪的灵气波动痕迹,应当……应当是五夫人她……自己出去的。”说完,男修深深的低下了头。

苏任脸色阴郁,语义不明道:“白娇娇……”

“殿主,”苏任的三房妾室走到苏任身旁,双手扶在苏任的肩上,为他平复怒气:“请殿主先勿要生气。一切事情,还是等查清楚再说。”

苏任看了“小三”一眼,眼中的怒气略略散了散:“不错!要先去查清事实!”

“小三”观察了一下苏任的表情,斟酌着说:“殿主,当务之急是……”

“报!报告殿主!”这时候,门外再此冲进来一个年轻的灰衣男修。他冲到苏任跟前。战战兢兢跪下道:“启禀殿主……后山竹楼苑,有下仆看到五夫人进去了!后,后来!有修士看到了五夫人的……尸身……”

苏任眉头一簇,脑中转过念头。

他脑中有一种匪夷所思之感。莫不是。白娇娇去周惟那里了?

她去为难周惟,却反被周惟杀了?

脑中兴起这个念头,苏任心中却有了更多的怀疑。

周惟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何以有这样的能耐?她真的杀了白娇娇?她到底是什么人?

“五夫人的尸首,在谁的竹楼里?”

灰衣男修快速道:“已经看过记录了。那座竹楼住的是新入门下的筑基期女修――周惟。而且!周惟已经不知所踪!可能。是她在杀害五夫人之后,逃之夭夭了!”

“真的是她?!”苏任拔高声线。

灰衣男修跪趴在地:“所有的证据都证明,此人必是凶手!何况,这女修今日又与五夫人起了冲突!”

苏任舔了舔下唇。他突然意识到,之前他的种种猜测,大概都错了。

这真的可能不过是一场简简单单的死亡。

白娇娇争风吃醋,今日受辱又受罚,去找周惟泄愤,却反被杀害。

事情合情合理。反而是他,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

苏任深深的吸了口气:“带我去看看。”

“殿主。”“小三”轻声道:“殿主,不管这么说,我与五夫人也是姐妹一场。如今,小五无辜身死,又死得这样突然。妾身也想去看一看。聊表心意。”

苏任点头:“好。”

等苏任和“小三”带着门下来到周惟竹楼。

果然,人去楼空。竹楼里没有周惟的任何痕迹,就连白娇娇身上的储物袋也是不翼而飞。

苏任略略问过几位下仆,确认此事,周惟的嫌疑最大。

苏任略略缓和脸色,对前来“围观”的筑基期修士道:“今日之事。多半是我苏任的家事,与尔等无关。你们且去吧!至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希望你们心里明白!”

说到最后一句。苏任已是声色俱厉!

被苏任这么一喝,附近竹楼里的所有筑基期修士都是做鸟兽散去。唯独一人,却没有立即离去。

“罗铮,你又有何事?”苏任面色不耐。他一下子就认出来,这留下来的修士是昨日惟二得到内门弟子身份的罗铮。

面对苏任的怒气,罗铮面上毫无惧意。他脸色平静道:“殿主。小人并不知道这竹楼中发生了什么。但是小人知道,周惟是什么人?”

“哦?”苏任挑眉:“那你说说,周惟是何方神圣?”

罗铮道:“昨日,通天梯之上,通天梯上第一名与周惟,可是携手而来的。”

苏任默然,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虽然,有那么几个时刻,苏任对周惟起了心思。但是,不过粗粗见了一面,周惟在她心中,自然比不上朝夕相处的“小五”。如今白娇娇突然身死,苏任更是想起来她的好处来。

一个,是陪了她好些时候的女人。

另一个女人,虽然姿容不俗,容貌不在前者之下,天赋气质更是远胜前者,但周惟身上,就一个“来历不明”的身份标签在,苏任就不会放多少心思下去。

此刻,若是确认是周惟杀了白娇娇,苏任也必要杀了周惟为白娇娇报仇!

至于谁对谁错?

事实对错,又怎及得上他苏任的感情!

罗铮看着苏任的表情,继续道:“想来殿主还记得,通天梯上第一名,已经被袁仙人带走了。”

苏任不语。

“殿主,照小人看来,在那第一名见到袁仙人之前,他就有着胸有成足之态。只怕,他早就对自己的前途心中有数了!”

苏任自然明白罗铮的意思。

通天梯上第一名,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能够进入小仙境。那么,他必然是早就已经攀上了一个后台。或者,一开始。他就有一个雄厚的后台!

袁仙人,是五十九皇子的人!

这个身份,浮空城中稍有见识的人都知道。

若是罗铮所言不差,那么。这个通天梯上第一名,可能一开始就是五十九皇子的人!

若是他在五十九皇子府的地位不低,他苏任自然也不敢、更不能动这个人的女人!

苏任闭了闭眼,眼中的注意力已经回到了罗铮身上:“我喜欢聪明人。你既然特地留下来,告诉我这事。想来,也是有你的目的。”

罗铮立即扣头拜道:“小人罗铮,愿投在殿主门下!为殿主所驱使。”

苏任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他却没有立即答应:“你且回去。你若诚心投我门下,我必不会亏待你!”

罗铮面上大喜:“多谢殿主!”

待罗铮走后,“小三”走到苏任身边:“殿主,你打算,如何处置这件事?”

苏任眼中划过一道狠意:“她既动我女人,我必让她去给小五陪葬。”

小三轻声道:“殿主。那周惟必然逃往其他城市去了。你若是派人去追杀,恐怕。又要引起其他三位殿主的各种猜忌了!”

苏任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他苏任死了个女人。其他殿主却绝对对此不以为意。他们只会以为,是他苏任制造了一个借口,派人去其他城市。

“我只要将这里稍作布置。做成是周惟想要探听我们浮空城秘密,却被人发现,杀人灭口的模样即可。这样,找执刑殿的人来给周惟定罪,定她一个叛逆的罪名。然后发文,让浮空城四大城市通缉!”苏任道。

浮空城四大城市互不干政,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对于天鼎门下的叛逆。要同时通缉诛杀!

这一点,周惟却是不知道的。

“小三”却蹙眉道:“殿主三思。听刚才那位罗铮的说法,这周惟身后有人。我们作假,将周惟‘作’成叛逆。若是上面的人查出来,怕是要连累殿主。”

苏任捏了捏拳头:“不错。若她真是五十九皇子门下的女人,我自然动不得她。”

“小三”软软的双膝跪地:“请殿主三思。妾身知道,殿主怜惜小五惨遭杀害,心中又怒又恨。但这件事,是万万不能连累到殿主的。请殿主稍平怒气。查清周惟身后的势力,再做定夺。”

苏任顿了顿,扶起地上的“小三”,叹了一口气,道:“小三,还是你懂我。多靠你劝解,我才会不莽撞行事。”

“小三”微笑着埋进苏任怀中,眼睛却注视着地上的尸首,微微呆怔。

苏任面色沉沉,道:“厚葬五夫人。关照五夫人的家人,给他们添上一成抚恤。”

“小三”轻柔道:“殿主仁厚。”

……

周惟还不知道,靠着罗铮的几句话,她已经逃过一场巨大的“麻烦”。

此时,她已经身在擎天城中。

周惟自离开通天城之后,就连夜疾奔,飞行数千里,入了擎天城的地界。

擎天城的城门守卫看过她的门派令牌后,直接派人“送”她去了擎天殿。

这“送”,倒是与“押送”无异。

这不是因为周惟在通天城中“杀人犯法”,而是因为周惟的门派令牌中,没有她的任务清单。

天鼎门下的修士,早就定好了任务要求。所有门下弟子,无论是低等的杂役,还是最高等的入室弟子,都必须在一定时间内完成门派任务,周惟的令牌上,却没有任何完成任务的记录,甚至也没有接过任务。

她便被直接送去了擎天殿。

若是擎天殿查明,她是逃避门内任务的修士。她就会被委派最重最苦的任务,并执行百年之久。

周惟却明白,她是因为初入浮空城,还没有接受任务。

奈何,无论她怎么解释,守卫一概不听。

守卫权限有限,只能看令牌中的任务清单和少数几样信息。

他们坚持道,她必须去擎天门,查验清楚。

周惟不想冒冒然与守卫争执,加上她明白自己并没有逃避门派任务,便“乖乖”去了擎天殿。(未完待续。)

汉中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豫东医院
保定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南充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河源著名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