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创业咖啡”是一杯苦咖啡

2019-10-08 23:13: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赵春全是济南一家互联网托福教育公司的创始人,他的日常是喝一杯咖啡,然后再开启一天的忙碌。而他钟爱的“咖啡厅”深居在众创空间内,点一杯咖啡可享受一天的免费工位,期间会有人来聊聊创业项目,运气好了还能意外收获关于投融资的信息。当众创空间逐渐兴起,类似的创业咖啡正成为标配,但有人感慨这背后是一笔“赔本买卖”。

“咖啡”成众创空间的鸡肋

北京的中关村大街,曾一度成为无数创业者向往的圣地,有一家名为3W咖啡的咖啡馆是不得不去的地方,很多人走进店里,点名要一杯“总理同款咖啡”,期待以此开启和某位投资人的邂逅。

创业和咖啡,众创空间和咖啡馆,很多人对于彼此的联系多数来于此。

从去年至今,济南陆续出现了很多众创空间,从最初模仿北上广同行,到探索自己的模式,每个进入这个行业的人都会思考的问题:众创空间是否要提供咖啡?“众创空间得有咖啡吧,北京的众创空间里都有。”张其浩如今在智库@创吧负责运营创业咖啡。与此类似,济南很多众创空间都提供咖啡,有的聘请专业咖啡师,但被问及为何如此设置,“觉得应该有”成了最多的答案。

但也有众创空间并不这么认为,德风众创的运营者李秀波说,他们最初也犹豫过,但最终选择放弃:“我们觉得咖啡没有必要,一般创客消费不起,肯定得赔钱,而且咖啡不太符合济南的文化理念。”

耿佩云是济南指云合众创空间的合伙人,他们提供的不是咖啡,而是换成了茶,“喝茶能让创业者把浮躁的心冷静下来思考,而且茶比咖啡显得更有文化。”

最近,张其浩在众创空间里重新张罗起创业咖啡,“我认为咖啡是众创空间的标配,但与普通咖啡厅的标准不一样,很多人只看到了皮毛,而没有深入到骨髓。”

这杯“创业咖啡”有点苦

在济南,张其浩是较早接触创业咖啡的一批年轻人,而他对咖啡也是情有独钟,“我习惯喝浓咖啡,咖啡因可以让人兴奋,头脑会转动的比较快,适合做头脑风暴。”

工作之余,他自学了手工制作咖啡,掌握了很多专业技巧,“我们在与一些前辈交流的时候,他们觉得创业咖啡应该做的苦涩一点,口感难喝一点,这样反而能品味到创业阶段的真实感受。”但对于不少众创空间从业者而言,这杯“创业咖啡”的确是有点苦,张其浩也坦言:会赔钱。

在智库@创吧的创客咖啡,所有饮品的售价都控制在20元左右,面向入驻的创业团队会提供更低的会员价,“一杯美式咖啡只需要10元,而在咖啡馆,同款的咖啡售价为25元上下,对于创业者而言,只要点一杯咖啡,就能享受到一天的免费工位,其中包含了无线网等免费服务。”

有的众创空间看重学生群体的人流量,把创业咖啡开在了大学校园。在山东大学中心校区内,盈创空间刚刚营业不久,而在此之前,距离几十米处,有一家类似的众创空间早已入驻。他们均面向学生提供咖啡及各类简餐,咖啡的价位从十几元到二十几元不等,安静的环境非常受年轻学生的喜欢。

“学生的消费能力有限,我们有时候承接一些活动,场地是免费的,往往是只有人气。”盈创空间的运营者邢健伟说。

创客咖啡不卖“咖啡”

开学之后,校园里人气旺了起来,盈创空间承接了一场“英语角”的活动,咖啡吧里坐了满满的40多个人。“人挺多,但连杯水也不点”,邢健伟苦笑了一下,“但本来就不能把创业咖啡当餐饮做,我们做的其实是创业服务,通过活动带动消费。”

比起咖啡,茶的消费价位要更高,而在指云合众创空间,一泡茶的定价为38元,耿佩云说:“年轻人也可以消费,但我们在这里贩卖的除了水,还有时间,提供的其实是一种有价值的空间体验。”

在智库@创吧的创客咖啡,产品线很简单,常规供应的是最基础的美式咖啡、意式浓缩和几款茶品。张其浩介绍说:“之前提供的产品比较丰富,当时是作为咖啡厅或者水吧来运营,但很多产品卖得并不好,现在把产品控制在10款以内,但是会涵盖多种口味。”

在张其浩看来,如果从一个咖啡馆的角度来考虑,创业咖啡绝对是一笔赔本买卖,“没有翻桌率,客单价又不高,多数创业咖啡在运营上都很难盈利,收支平衡已经是最佳状态。”所以,创业咖啡做产品不能仅仅只是做产品,“把众创空间的服务产品化,这能解决多数众创空间不盈利的困局。”

用耿佩云的一句话:咖啡只是佐料,创客才是主菜。

脱下围裙是项目经理

创客咖啡如同创业一样,反复强调情怀的时候,依然要面对生存问题。

邢健伟设想,创业咖啡可以靠餐饮服务实现盈亏平衡,“因为开在学校里面,我们的团队聘用了大学生做兼职,目前的收入已经能维持运营的基本成本,随着推出一些特色的创业活动,再逐步增加营收。”

张其浩新招了两个帮手,“我们三个人都可以做咖啡,但我们又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咖啡师,用一句话描述:穿上围裙是咖啡师,脱下围裙是项目经理。”

赵春全是济南一家互联网托福教育公司的创始人,处于创业初期,晚上经常熬夜加班,他的日常就是喝一杯咖啡,然后再开启一天的忙碌,因此成了张其浩这里的常客。趁着喝咖啡的间隙,张其浩会坐到赵春全的对面,聊起创业项目的进展。

“咖啡是我们和创业公司产生关系的媒介,在这个过程中可以了解到他们更多的信息,了解他们的需求,看是否能达成资源对接,其实3W咖啡的拉勾网就是在类似过程中产生的”,张其浩说,基于此,创业咖啡里的咖啡师要兼具项目经理的能力,“要求能对项目进行甄别,在交谈中把握创业者的需求,然后达成撮合交易。”

同时又能节省创业咖啡的成本。“济南有部分众创空间的做法,花高薪招了咖啡师,但他们只具备做餐饮的能力,并不具备项目经理的素质,创业咖啡的成本自然会很高,我们需要的是全面的人才,既可以做咖啡,又可以看项目”,张其浩说,他们因此能节省不少人力成本,“创业咖啡的成本构成,饮品占比并不是非常高,物业和人力成本其实比较大。”

目前,在张其浩和团队的努力下,创业咖啡有了变化,“无论对众创空间还是创业者,创业咖啡都是创业生态中不可缺少的一环。”而在耿佩云看来,众创空间里卖的是不是咖啡并不重要,从业者们无需再纠结,“创客才是众创空间的灵魂和根本。”

内江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宜昌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贵阳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内江治疗阳痿方法
宜昌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