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怒剑龙吟第六百二十四章护皇一脉

2020-01-24 14:33: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怒剑龙吟 第六百二十四章 护皇一脉

“啊啊啊啊啊!小丫头,你究竟做了什么?”阴黑蛇怪捂着脸上的蛇目连连后退,哀嚎不止。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在这里太碍事,而且说话声音难听,让你安分点。不过好像完适得其反了。也罢,看在你连他都敢伤的份上,干脆在这里解决你算了。一条大蛇而已,嚣张什么,真以为自己很厉害吗?”

话音落下之刻,夕儿脸上的懒散之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眼中的一抹冷厉之色,还有嘴角挽起的那抹得意。

一阵疾风掠起,阴黑蛇怪身形再退数步,胸口上赫然多出一记娇小的拳印,而在他原先所处的位置上,夕儿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岿然不动,出拳之手的手腕处圈圈涟漪泛起,另一只手竟然依旧托着那只罗盘。多章节请到。

“这是什么武学?”阴黑蛇怪咳出一滩黑雾,捂着自己胸口只觉得剧痛弥漫。刚刚他只觉得眼前虚影一晃,竟然完法躲避或是格挡直接中招。

夕儿又仰头打了个哈欠,重变成之前懒洋洋的样子轻轻嘀咕道:“九品下等武学,明旭拳。只可惜我只是初学咋练,不然你已然是具尸体了。看来是时候该花点功夫了,卷轴拿到手五年,我竟然合计才练了不到十天,只会三招。”

九品武学!

阴黑蛇怪与风韧都是心中一惊,而后面的话是让他们不敢置信。竟然有人拿到九品武学的卷轴还能够扔一边五年都不怎去修炼的,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而论他们怎么想,反正夕儿自己的看法不会改变。在她眼里,睡觉比修炼重要上数十倍,再好的武学摆在眼前也不过多出几丝兴趣。唯一感觉到好处的时候只有一个,那便是有人胆敢打扰她睡觉,有了强横的武学才能够短时间将烦人的家伙部放倒,然后就可以美美地再睡上一觉了。

“嗯嗯,干掉你,然后就去好好的休息。”夕儿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道,步伐踉跄地迈出,看上去似乎随时都可能摔倒一样。

顿时,阴黑蛇怪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也不敢再睁开脸上的蛇目,抬手一招,掌心中紫色雾气升腾涌动,凝为七条毒蛇窜出从不同方向朝着夕儿撕咬而去。

然而就在即将击中的那一瞬间,夕儿的速度却是猛然上数倍,很是灵巧地从群蛇围攻之中掠身穿过,根本连衣角都没有被沾到,而后抬手隔空一拳轰出,几点淡色流光闪烁,所有毒雾凝成的毒蛇立即碎为虚。

阴黑蛇怪还没有反应过来这瞬间的变化之刻,突然间又是感到好像自己的动作都被束缚住,又似乎时间被凝固了,只能看到夕儿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却是动不了丝毫。那一刻,他甚至觉得眼前那个女孩眼中偶尔流露出的丁点冷厉比自己像魔兽。

咚!咚!咚!咚!

夕儿的身影瞬时变得极为模糊,数道拳影朝着阴黑蛇怪胸膛而去,只能看到对方身上的肌肤血肉不断浮现出块块凹陷,脸上神色不断变化,显然很是痛苦。

轰!

又是一脚扫出,重重踏在阴黑蛇怪胸口上,夕儿冷哼一声,脚底上压缩的一团劲力轰然爆发,硬生生将那道比自己高大许多的身影震退数十米之远。

一旁,风韧能够依稀感觉到夕儿的招数之中根本不是像雪夜泪那般依靠着自身强横力量施展出强大的冲击力,而是每次挥动中都在指间释放出一股不弱的劲力瞬间轰出,其实每一拳根本就没有真实地落在阴黑蛇怪身上。多章节请到。

这样做法疑比常见的将劲力直接挥斥爆发在确实落下的拳头中威力大,但是消耗同样也是多。风韧自诩想要做到连环十多拳还是能够办到的,只不过论如何也不可能有夕儿施展得那么流畅随意。

放倒了阴黑蛇怪之后,夕儿转身跃到风韧身前,打量了下他身上的伤痕瞬间出手,在几处大穴都是一指点下,一股温热柔和的劲力注入其中,让对方略感一阵舒适。

而还没有等夕儿第二次出手治愈,她的动作骤然停止一变,回身一挥将突然间从背后偷袭而至的一股尖锐劲力击溃,残余的力量到一边地上,腐蚀出一片乌黑。

远处,阴黑蛇怪的身影再次站起,只是显然气息弱上不少。

“九品武学不够击杀你,那么就干脆试试去年修炼过半个月的圣品武学好了。大蛇,接招吧。”

又是一抹冷厉从夕儿都有些睁不开的眸子里划过,她扭身一晃,身影骤然消失在风韧与阴黑蛇怪的视线之中。

刹那之间,她的身形又是重现,不过却是在阴黑蛇怪身后,弓身反手一刺,掌锋上凝聚而成的一支细刃已是洞穿了对方的脊梁后背,从胸口处刺出。

护皇一脉独有圣品武学,离魂刺。

一刺之下,便是魂魄剥离。多章节请到。

嗖!

细刃散去,阴黑蛇怪身躯晃了晃,真的仿若被抽去灵魂般直挺挺地倒在地上,眼中光彩不再,之前的生机与气息波动已经是彻底消散。

一招殒命,即将踏入道级的准绝世凶兽,终究还是没能够完成那一步。

风韧心中骇然,四肢僵硬得都有些之前在蛇目凝视下法动的感觉。眼前这个看上去一副没睡醒样子的女孩,所拥有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哎,又累了,真想找张舒服的床睡上三天三夜再说。”夕儿哈欠连连,摇晃的目光瞥了瞥手中罗盘,又看了看风韧,摇摇晃晃走到他身前,伸手抓在对方手臂上才稳住自己的身形,模糊不清地说道:“宿命七皇之一,罪名愤怒,我终于找到你了。多章节请到。爷爷的命令,也算完成了些。早知道会这么累,绝对不来这远得要命的南大陆。”

而风韧本身也是累累伤痕,再加上体内劲力严重损耗,被夕儿一抓纵使有刚才的那点治愈也是根本站不稳,脚下一软仰面倒下,重重砸在地上,正欲起来,却是看到双眼已然闭上的夕儿也是被拉扯着一同倒下,脑袋正好枕在了他胸膛上,还蹭了蹭。

“嗯,似乎这个枕头挺舒服的,还热热的……”

很,夕儿轻轻的鼾声就传到了风韧耳中,竟然直接睡着。第一时间

不是吧?这样也能睡着,这个女孩到底是有多累?

风韧很是语,想要推开身上的女孩却是先痛哼了一声,扭头一看,夕儿竟然意中伸手一抓,五指紧紧扣在了他左臂上那个之前被阴黑蛇怪贯穿的伤口上,那种剧痛刺激得他几乎咧嘴合不上。

正当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他忽然觉得眼前一暗,一道人影站在了他头顶旁,仔细一打量不由心中暗喜,道:“雪夜泪,你来得正好……”

“来得正好?我看你是觉得我碍事了吧!才这么点时间里,你竟然又和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女子勾搭上了?风韧,不要太过分!”

雪夜泪面色阴沉飞起一脚,正中风韧肩头将他躯体掀翻飞在半空,夕儿也是随之震飞到空中。第一时间但是她的坠落却很是轻巧,缓缓着地,甚至没有惊起什么尘土,一扭身继续熟睡着,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至于风韧就没有这么好的结果,本身累累伤痕的他在雪夜泪暴怒的一击下直接再次撕裂了之前的重创,一大口鲜血如同血柱般从口中喷出,身上数道伤痕也是大片猩红溢出。

很,他一扭头深陷昏厥。

“你做什么!”

银月心愤怒的声音由远而近,急忙跃到风韧身前,脸色加焦急。

“我……”雪夜泪也是心中一揪,对于自己刚才近乎意识的动作略感悔意。她都不明白刚才为什么自己可以不受控制地踢出那样一脚,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因什么而愤怒。

锵!

怨霜出鞘,冰冷的剑尖抵在逐步靠近的雪夜泪咽喉之上。

“退开!从现在起,不允许你靠近主人一步!”银月心沉声呵斥道,眼中已是杀意弥漫。

“你们在吵什么啊?人家好不容易才睡着的。”

不知何时夕儿已经醒来,揉着惺忪的睡眼站在两女之间。

眼见夕儿发话,雪夜泪连忙转移目标,抬手指着她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是否和风韧曾经认识?”

“风韧?哦,你说的是他吧?风这个姓氏……原来,这一次宿命七皇之一竟然连龙魂一脉的人也有了。”夕儿自言自语道,丝毫没有将雪夜泪的质问放在心上。

见状,雪夜泪心中涌出一股不爽,想要动手用强,但是瞬间想到夕儿可是连同阴黑蛇怪都是斩杀了,想必实力远胜自己,一时间进退不得。

打破沉寂的却是一个从空而降的熟悉声音:“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这一代护皇一脉的传人,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

劲风掠起,端木英落下站在几女身旁,同时将手中一柄长剑收回到背后的剑匣之中,他的气息也是有所波动,看样子之前也是经历过一场激斗。

望见银月心疑问的目光,端木英浅浅一笑:“你们这里动静这么大,我想察觉不到都难。来的时候外围还有些另外那两边过来的人已是相互斗在一起,我索性收收渔翁之利。”

同时,夕儿也是歪着脑袋看了眼端木英,目光后落在了那支剑匣上,轻轻点头道:“器宗一脉?难怪可以一口道破我的来历。”

说罢,她拿着自己手中的罗盘对着端木英比划几下,却是没有看到丝毫变化征兆,只能浅浅叹了口气:“我在想什么,哪有那么容易又碰上一个。”

没有去留意夕儿所说,端木英脸色略显阴沉仰头望向远处隐有乌云的天边,嘀咕道:“九族古训,护皇一脉重现世间之刻……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尽的杀伐再临……”

青县中医医院
陕西省交通医院怎么样
呼和浩特治癫痫病的医院
武汉治疗早泄费用
日照牛皮癣治疗费用
分享到: